图片新闻

“2018年武汉大学—亚利桑那大学当代政治哲学前沿暑期学校”系列报道之六
发布日期:2018年08月09日 21:31  点击数:

“当代政治哲学前沿”暑期学校系列报道之六



201886日,“武汉大学—亚利桑那大学当代政治哲学前沿暑期学校”开始了第六天的课程。

上午九点,讲座由新南威尔士大学Paul Patton 教授主讲,题目是“当代共和党人对合法性的态度:政府由人民控制吗?”。Paul Patton 教授首先引用Simmons关于合理性和合法性的判断,承认国家存在的特殊性,证明它没有对特定的个人具有特殊的权利,而人有自由选择的权利参与国家事务。Simmons反对康德只强调国家的权威,而未真正解释过国家权力从合理性到合法性的关键推论,又认为罗尔斯对合法性的论证基于公民的实际行为,而是基于他们所接受的理性。然后他介绍控制理论,即人民生活在自己制定社会法律的国家中,于是国家控制具有合法性。这种国家行为的控制需要具备三个特征:全民共享的民主、不是源于特定人群的意志、国家无权干预人民反对的事务。合法性的目的是为了保障公共权力不被滥用,个人利益得以保证,但存在的问题是永远存在着少数人的利益无法保证。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大部分的国家都不具备合法性,合法性只是一种理想状态。有实力的政权把控着合法性的话语权,控制理论也可能是假设。对于这个话题,学员们纷纷提问,有的就康德的观点提出质疑,有的对控制理论的概念提出看法,有的结合国家实际的政治制度询问老师的看法等,Paul Patton 教授都给出了精彩的回答。

下午三点,伦敦大学学院Robert Simpson 教授继续昨天的话题,为学员们带来主题为“至善论和个人主义”的讲座。首先,Robert Simpson 教授回顾上次课“自治的历史与关系理论”的内容,自治的历史理论认为,我们的欲望是否具有自主性,取决于它们是如何形成的。自治的关系理论认为,社会身份关系到我们的欲望等是如何形成和维持的,许多处于不公正环境里的人的自治将需要社会变革。这两种理论在内容中立问题上存在分歧——历史理论通常肯定某种形式的内容中立;关系理论通常会拒绝它。Robert Simpson 教授从古典自由主义的观点下自治的重要性、自由主义者为什么抵制至善论、自由主义“使用”自治概念的两种方式、一些关于真实性的评论四个方面来分析问题。第一部分是古典自由主义的观点下自治的重要性,古典自由主义的观点注重个人自主性,个人的社会和政治自由高于其他政治传统,尊重平等状态下个人自愿的选择。第二部分是自由主义者为什么抵制至善论,至善论注重客观的道德价值,而自由主义认为个人有权利能够理性选择自己认可的价值观。第三部分是自由主义“使用”自治概念的两种方式。一是明确反对政治剥夺公民权,即剥夺人民的投票能力,或以其他方式政治代表自己,或参与集体自治的进程,二是明确反对家长式的政策。第四部分是一些关于真实性的评论。真实性的两种观点:自我本质与自我诚实,自由主义不需要否认对真实性的诉求,但它将以一种特殊的方式理解真实——这与马克思主义等政治价值体系不同,后者假定了一些集体的真实自我利益。

在讲座结束后的提问环节中,学员们都争相提问,有学员针对自主性提出一些质疑,教授给出相对应的答案,如果我们不能识别出任何能揭示这个人被强迫接受她的观点的东西,即便我们并不接受这个观点,也认可她做出自主的选择。还有学员提出假设某人所希望的自主是能够控制别人的自由,影响到别人的利益,我们应该如何看待这种矛盾,教授也精彩作答,讨论非常热烈。最后,讲座完满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