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2018年武汉大学—亚利桑那大学当代政治哲学前沿暑期学校”系列报道之五
发布日期:2018年08月09日 21:23  点击数:

 “当代政治哲学前沿”暑期学校系列报道之五


201885日下午,“武汉大学—亚利桑那大学当代政治哲学前沿暑期学校”开始了第五天的课程。

今天的讲座由伦敦大学学院Robert·Simpson 教授主讲,题目是“自治的历史与关系理论”。Robert·Simpson 教授开始时回顾上次课的内容,他把自治理解为一种自我管理和自我治理,自治的人在他们的精神状态之间有结构上的一致性。由此引入今天要探讨的问题:一个人的精神状态之间的结构一致性是否足以让一个人自我管理?如果一个人有一套连贯的信念和愿望,但是他们被强迫或灌输到他们的观点中,那么按照他们的观点,生活看起来仍然不像是一个人管理自己的例子。如果一个人的世界观或信仰体系让他处于受压迫或从属的地位,这似乎尤其令人担忧。

Robert Simpson 教授从怀疑的观点:没有真实的自我、自治的历史理论、自治的关系理论、自治和内容中立四个方面来分析问题。第一部分是怀疑的观点:没有真实的自我,有种说法是:“教育和灌输没有区别;我们的观点的形成离不开他人的影响。”然而还是要有自主性,人们需要听到不同的观点,不应该被威胁着接受特定的观点。第二部分是自治的历史理论,有种说法是自治的关键因素是人对欲望形成过程的接受或拒绝,而不是人对欲望本身的认同。具体说来,个人是自治的与欲望有关,个体是在自我反思的情况下参与欲望形成的过程,是理性的接受而非自我欺骗。第三部分是自治的关系理论,“关系自治”是指复杂的社会关系对个人自主性、道德和政治主体概念的影响。一是人是嵌入社会的,每个人的选择必然会被亲密关系影响。二是阶级、性别和种族等社会类别极大地限制和影响我们的选择。糟糕的关系状况表现为压迫性的社会化,例如在父权制社会中女孩和女人的社会文化适应方式。良好的关系的特点是相互尊重、非暴力、不歧视、公平分配物质和社会资源。要实现每个人的自主性所必需的那种关系条件要消除边缘化和贫困的模式,改变受压迫群体的命运。自治的关系理论和历史理论的相同点是精神状态的连贯结构即意识是否自主,部分还取决于它们形成的过程。那么,两者的不同之处在于关系理论特别强调我们的态度的形成和维持受到我们的社会身份的影响。第四部分是自治的结构理论和历史理论都是内容中立的。只要满足自治的正式标准——结构标准或历史标准,都是自主的,关键取决于个人选择何种立场。然而存在一种特殊的情况,一个理性人没有受到任何压迫、自愿选择一种不公平的生活方式,自治的结构理论和历史理论都是肯定这个人的选择是自主的,而自治的关系理论学家可能会认为这并非出于自愿,是生存的社会环境造就的

在讲座结束后的提问环节中,学员们都争相提问,有学员提出假设个人的选择有没有可能出于身体暴力,最后也是自主的,譬如一个人提出自己的选择,而家人不同意并使用身体暴力的方式,个人经过思考后也认同家人的观点,改变自己的选择,这是否是自治的?在Robert Simpson教授看来,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需要考虑的因素很多。还有学员针对教授最后的案例一个理性人没有受到任何压迫、自愿选择一种不公平的生活方式,提出与教授不同的观点意见,认为是两个维度的事情,一方面这是出于个人的选择,我们需要尊重并接受这种不同,不可能强制要求所有人保持一致;另一方面这是从道德理性上的规范,我们需要改变落后地区的面貌,进而改变受压迫群体的命运。讨论非常热烈。最后,讲座完满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