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2018年武汉大学—亚利桑那大学当代政治哲学前沿暑期学校”系列报道之四
发布日期:2018年08月09日 21:03  点击数:

“当代政治哲学前沿”暑期学校系列报道之四



201884日,“武汉大学—亚利桑那大学当代政治哲学前沿暑期学校”开始了第四天的课程。

今天的讲座由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李佃来副院长主讲,题目是“政治哲学中的真理和历史”。李佃来副院长开始时提问什么是政治哲学,它是属于实践哲学,而哲学一般被分为理论哲学和实践哲学。理论哲学包括形而上学、认识论、知识论,人工智能等等,它可不与人的主观意志相关,也可以脱离特定的历史时代存在,是客观的知识、真理。实践哲学包括政治哲学、伦理学、道德哲学等,它与主观自由意志相关,探讨的是因人的自由意志而变化的善观念。由此引发的问题是政治哲学是否与知识、真理无关。

 李佃来副院长认为政治哲学应包含真理的问题,进而也是历史的问题,因此他接下来从哲学基本原理和哲学史的角度论证了政治哲学中的真理和历史。古希腊时期,哲学家开始探讨世界的本原是什么,这是形而上学本体论问题。直到苏格拉底提出德性概念,才开始关注实践问题,就是一个探寻真理的过程,作为实践哲学的政治哲学与真理的融合。在柏拉图的《理想国》中通过理念世界寻求“最佳政制”,表现了理论哲学与政治哲学的融合。亚里士多德的《尼各马可伦理学》中治理城邦要符合自然本性也体现出对真理的追求。近代政治哲学的发展抛弃了理论哲学,转换新思路。以马基雅维利为首的政治学家认为柏拉图设立的理想状况基本无法实现,而政治需要为现实提供规范的作用,因此抛弃了对真理的探寻,只注重可操作性。早期的自由主义代表人物霍布斯、洛克是也不关注真理问题,只关注政治行为怎么做,如何设定行为规范。在《利维坦》和《政府论》中,政治哲学家们关注的是国家何以必要,如何捍卫市民社会中人的权力与自由,为现代人树立价值观。这并不是基于真理的思考,而更像一种基于经验产生的科学。近代政治哲学抛弃真理的趋势在德国古典哲学里得到扭转。康德的《实践理性批判》的道德是对政治哲学的新思考。实践理性在解决物自体不可认识的问题中为自由、道德作形而上学的证明,重新赋予真理应有的高度和地位,而历史就在他对真理的思考中现身。柏拉图没有历史的概念,真理和现实是并列的;霍布斯、洛克、休谟关注未来,为未来制定制度,当制度确定下来就成了历史;康德认为道德应在先验的层面上界定,自由不应只是私人的,而是公共的,要建立公共规范理性,协调好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的根本矛盾。黑格尔将真理理解为实体,也是主体,人的自为展开就是历史。在《法哲学原理》中,市民社会中充斥着个人利益和普遍利益的矛盾战争,普遍利益则是国家代表的,黑格尔将哲学哲学的问题生活化和历史化,理论的问题也包含在实践之中。阿伦特认为马克思终结了政治哲学的传统,而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体现出另一种政治哲学,《资本论》中市民社会是有史以来最复杂的一种社会关系,资本控制人的关系,人与人之间的剥削不平等与西方自由主义哲学家描述的并不相同。20世纪70年代,罗尔斯作为自由主义的代表人物,也反思自由主义。《正义论》中注重社会制度和结构的正义,确立正义的两个基本原则:平等的权利、自由原则和保障最差者的差异原则,这也是在寻求政治哲学与理想状况的平衡。哈贝马斯提出交往理性,也是希望在市民社会的交往中形成价值共识。

在讲座结束后的提问环节中,学员们都争相提问,有学员提出当前政治哲学构建的迫切问题,在李佃来副院长看来,要对政治哲学的讨论热进行冷思考,现在对政治哲学研究停留在辩证抽象概念的分析很没有意义,要讨论现实问题,关注政治哲学的四个维度:向内(把握中国自身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过程的不平衡)、向外(把握对外开放的格局)、向前(立足于历史性思考)、向后(关注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罗尔斯的政治哲学也只是针对美国国情,只有向内的维度。还有学员问起古代人和现代人的自由观念的差异,李佃来副院长认为二者的自由观念有着质的差异,是完全不同的范式,古代人的自由观念是城邦中公民从事活动摆脱劳动的束缚,但没有权利关系,现代人的自由观念是基于劳动、市民社会的概念。马克思的自由观念则是积极的自由,即人自由而全面的发展。还有学员提出与老师不同的观点意见,讨论非常热烈。最后,讲座完满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