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2018年武汉大学—亚利桑那大学当代政治哲学前沿暑期学校”系列报道之三
发布日期:2018年08月07日 02:38  点击数:

“当代政治哲学前沿”暑期学校系列报道之三


358CC


201883日,“武汉大学—亚利桑那大学当代政治哲学前沿暑期学校”开始了第三天的课程。

    

今天的讲座由武汉大学哲学学院吴根友院长带来,吴院长讲座的主题是儒家“王道天下观”与当今国际和平,吴院长从四个部分展开讲座,首先,谈到了儒家“王道天下观”的历史内涵;其次,讲了康德、马克思与罗尔斯的和平理想;再次,谈到了亨廷顿“文明冲突”论与杜维明“文明对话”论;最后,提出了国际和平的一个可能向度—儒家“王道天下观”。


B204


吴院长从孔子、孟子和荀子等儒家代表人物入手,讲解了儒家“王道天下观”的历史内涵。吴院长在这里特别强调了孟子的王道思想,孟子第一次提出了“王道”的概念,他的“王道”思想的本质内涵是“仁政”,“王道”的具体历史内容是“先王之道”,是一种理想的政治状态,而《诗》是“王道”的精神标志,这是王者听取民众意见的表现。孟子的“王天下”采取四个方面的政策,一是要确保社会经济基础厚实、二是要尊重人民的生命财产、三是要像关怀自己的家庭成员一样关心天下百姓、四是要乐民之乐,忧民之忧。但是孟子也不是完全否定战争,他反对的是以战争的手段来获得财富。吴院长在讲座过程中不断联系当今的国际国内政治情况,一再强调古代的政治思想与当今很多政治策略都有着巨大的相似之处,对于当今的社会有很大的借鉴意义。说罢中国儒家思想,吴院长又谈到了康德、马克思以及罗尔斯的和平思想。康德的永久和平思想、马克思的国际和平思想,以及罗尔斯的万民法与国际和平思想,特别是罗尔斯的万民法,吴院长认为罗尔斯不再强调国家主权,而是强调“万民”的主权,但罗尔斯对现存资本主义社会所奉行的自由、民主价值的虚伪性一面认识不足,对人的全面解放与世界和平的关系无法进行更深入细致的论述。谈到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与杜维明的“文明对话”论,吴院长向大家介绍了何为“文明冲突”和“文明对话”,并且介绍了这两个学者持这种观点的理由,在吴院长看来,文明是否存在不可调和的冲突,这需要很牢靠的哲学基础和逻辑推理,他更倾向于文明是可以对话的和交流的。最后,吴院长认为“王道天下观”应包含如下的基本政治主张,一是将尊重人的个体生命作为政治合法性的最基本的前提;二是所有的国际人道关怀仅限于人道的救援而不适宜于动用武力;三是国际社会的战争仅限于这样的情况下是合理的,即当一国政府或少数族群直接侵犯另一国家和另一组群的生命存在时,由现行的国际组织授权,组织多国部队进行人道的讨伐;四是面对一个专制国家或其他形式的不民主国家时,只要这些国家不发动战争,就不应以战争的手段推翻该国政府,而应当以经济、文化的手段去唤醒该国人民从内部进行斗争,形成一种压力或吸引力,促使该国家或文明单位朝向更为人道的政治形式蜕变;五是,在对专制的与不民主的国家进行人道主义的讨伐战争时,其锁定的战争对象应严格地限制在对付该国的领导阶层和正在进行战争的战斗人员,不应该扩大到平民。战斗人员在受伤或被俘后,应得到国际人道主义的关怀而不应受到虐待。通过上面的讲座,吴院长给出了以下四条结论,第一,建立新的国际政治伦理,是目前经济全球化过程中最为急迫的文化建设事宜之一;第二,新的国际伦理要从根本理念上确立负责任的“文德论”思想;第三,新的国际政治伦理原则要明确规定民族国家的基本责任;第四,儒家的“王道天下观”可以为现代国际法提供国际政治伦理的基础。

  

在最后宝贵的提问环节,学员们都争相提问,有学员问到王政的可行性,在吴院长看来,王政是一个远大的理想目标,想要实现有一个十分漫长的过程,至少需要满足人民群众的物质需求,人民受到良好的教育,以及财富分配要公平。又有学员问到王政与共产主义之间的区别和联系,吴院长认为两者最大的区别在于王政承认礼乐制度,认为等级制度是合理的,而共产主义不存在等级制度,人都是原子式的个人。最后有学员问到依法治国和以法治国的问题,吴院长提醒大家一定要注意一个是统治者凌驾于法律之上,一个是统治者在法律体系中执政。最后,吴院长给学员们赠送了《政治哲学新论》一书,希望同学们能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研究,深入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