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哲学学院

聚焦 Focusing

  • 珞珈山,是一座永恒的山,住在我的心里,很多时候它在沉睡,和我的青春一起。但是一朵花、一缕月光、群鸟远去的身影或者突然飘进耳畔的歌,会让它苏醒,让往事从记忆的深处源源不断地流淌出来。那时候常常有蔚蓝的天,巨大的梧桐树温柔地覆盖了校园,银杏像黄金一样灿烂,不时有黑色的鸟从树丛的深处飞出。在连接各个园子的
    2016-10-14 >> 详细
  • 孙永强(一)一九五六年我们入学不久,豫剧名演员常香玉来武大体育馆演出。开演前,李达校长上台讲话,他操着浓重的湘音平和而热情地说:“常香玉到我们学校演出,大家欢迎!”他和大家一起热烈鼓掌。掌声过后,再未闻话音,人们注视台上,只见老校长正焦急地在衣兜里寻找什么,不一会,老校长歉疚地说:“我的讲稿不见了,
    2016-10-14 >> 详细
  • 我硕士毕业于武大哲学系,至今近二十年。能学缘于武大,尤其学缘于哲学系,乃三生有幸!之谓有幸,是因为武大给我留下的两道亮丽风景线。一道是自然风景线。武大钟灵毓秀的自然风景在世界大学当属少有,亚洲更罕得其匹。雄奇俊伟的珞珈山,清波荡漾的东湖水,赏心悦意的三月樱花,香馨扑鼻的八月桂花,错落有致的琉璃建筑…
    2016-10-14 >> 详细
  • 四月中旬,我们发改委系统一行40余人从东海之滨的宁波来到了美丽的江城武汉,来到了向往已久的珞珈山,参加由哲学院组织的为期一周的学习培训。在母校的学习是我人生的新起点。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我曾经有幸在母校经济学院经济系政治经济学专业就读,担任班团支部书记,第一年便被评为武汉大学三好学生,第二年入党。得
    2016-10-14 >> 详细
  • 真的,直到离开了武大,才明白对她的牵挂是如此的刻骨铭心。那么,我为什么要离开她呢?为什么要在那个四月的早晨做出那么固执的决定?是不是骨子里的那种宿命使我知道这个美丽的所在并非我的久留之处,从而毅然说服自己早日离开她的身边?或者是那种极致的美总是使我觉得生命的玄虚从而逼迫自己去面对活生生的现实?我不知
    2016-10-14 >> 详细
  • 何谓勤奋?人各有理解,各有定义。我将勤奋定义为专注和持久。人生活在世界上受空间和时间的规定。勤奋也与空间和时间相,勤奋既要有空间上的专注,也要有时间上的持久。对于武大人来说,武大不仅是校园,也是历史,武大人的勤奋即是专注和持久。专注是专心注意。专心做一件事,意味着注意做这件事,意味着这件事就是你的空
    2016-10-14 >> 详细
  • 下山今天,是个下山的日子阳光真好,火在烧紫色的云朵校车很吵,破旧的发动机带我们不断的回到以前的一天东湖水在桥上走你在水边看水走得很急而你看得很缓慢防空洞因为追逐墙壁很热不停地发汗潮湿的墙缝里长出油油的氖光灯(作者系武汉大学哲学学院2012届校友)
    2016-10-14 >> 详细
  • 毕业二十多年了!空间上远走高飞过几大洲,时间上从二十多岁跨到四十多岁,无论时空的沧海桑田是怎样的变幻,但我真真切切地觉得,母校,我从未离开过!26年前,1987年,第一次走进武大校园,青葱年华,意气风发,莘莘学子的我们身无分文、心忧天下的理想情怀,书生意气,高谈阔论,激扬文字,以天下兴亡为己任。多少个夜晚
    2016-10-14 >> 详细
  •  作者简介:郭齐勇,男,1947年生,湖北省武汉市人。现任武汉大学国学院院长、国学院与哲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重点学科“武汉大学中国哲学学科”学术带头人。兼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哲学学科评议组成员,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学科评审组专家,教育部高等学校哲学学科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国际中国哲学会副执行长,中国
    2016-10-14 >> 详细
  •  德高望重的恩师李德永先生年届八五,手不释卷,与古书及中西古典音乐相伴,志存高远,道守清虚,哲思广远。 李老师是著名中国哲学史家,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教授,曾任国际中国哲学会学术顾问、湖北省哲学史学会理事与顾问。 李老师是湖北汉阳人,出身贫寒,少年时即钟情玄圃。抗战军兴,辗转陪都,入江津国立九中,一头钻进
    2016-10-14 >> 详细
  • 张业生 中国歌舞团(其前身为中央歌舞团)是在刘少奇、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关怀下,于1952年12月成立的第一家国家歌舞团。长期以来,中国歌舞团人才济济,精品迭出,并以独特风格的歌舞艺术向海内外观众展示了中华民族独有的文化神韵与风采。(一)1991年,我从文化部调到中央歌舞团主持工作。当时中央歌舞团正背负着
    2016-10-14 >> 详细
  •  李世林 人的一生可以说是由几首歌曲串成的。唱某一首歌,就回想到某一个历史时期,某种生活场景,某一种逝去的体验。在我生命历程中,唱过儿歌、民歌、流行歌,唱过软绵绵的情歌,唱过激越的革命歌,也唱过俄罗斯歌曲,还唱过语录歌。大多数歌曲随着岁月流逝了,只有少数几首歌在生活中留下烙印。而常常让我追忆和怀念的还
    2016-10-14 >> 详细
  •  ——贺武大八五级哲学研究生同学相识二十五年重聚汪子为公元一九八五年,时维九月,珞珈含秀,东湖扬波。中华大地三十八位热血儿女,从四面八方聚集,聚集在仙山圣水人杰地灵的武大校园,迎来了共同命运的新转机,迈开了青春腾飞的新步伐。东南西北,相识不论远近;春兰秋菊,同窗何分长幼。欣逢盛世,国福师恩,亲躬授传
    2016-10-14 >> 详细
  • 万寿茂岁月流逝,倏忽间,我们哲学系1984级同学都已跨过四十进到中年。2008,中国不同寻常的年份,值毕业二十年,回到母校聚会的愿望在大家心里萌生……这是真实的愿望,挥之不去,心头萦绕。 “我找到魏光荣同学了,电话里我们两人都哭了,泣不成声。他在安徽省警官职业学院,干得挺好的。如果见面,我想我们肯定认不出来
    2016-10-14 >> 详细
  •  陈念南 「赵老大」是中钢公司创建初期,所有员工对创办人赵耀东先生的称呼,表现大家对他英雄式又带家父式领导风格的敬服和无距离的爱戴。中钢是当年蒋经国先生全力推动十大建设中的指针性项目,就当时的环境来说有许多不乐观的因素,诸如台湾没有一贯作业大钢厂的经验、人才和资金缺乏、退出联合国形成的外交孤立、大多数
    2016-10-14 >> 详细
  •  李世林好友胡继森自重庆来,回武汉大学参加图书馆学系五七级五十周年的同学聚会,我送他到珞珈山庄报到。车到山庄前停下,只见两边挂着横幅,一幅是欢迎中文系五七级的同学,一幅是欢迎图书馆系五七级的同学。心想,要是我们哲学系五七级也能一起聚会,该多好啊!我俩环顾四周,有些熟悉起来。继森说:“这里就是原来水工
    2016-10-14 >> 详细
  • 郑 昱 去年暑假,我在成都采访到一位哲学系42届老校友,哲学学院萧疌父教授的同窗。忆及当年求学武大,老人高度近视的双眼进发出光芒,“我是冲着张真如先生报武大的。看了商务印书馆印行的张真如教授留学时的毕业论文,我就下决心一定要来武大搞清楚黑格尔和康德哲学。于是我在联考的志愿书上就填着:第一志愿武大哲学系,
    2016-10-14 >> 详细
  • 邓瑶 汪琪借得一处好湖山,洗砚调朱写韶华 1978年的九月,武汉大学迎来了全国恢复高考之后的第一批研究生,他们带着曾经陪伴他们上山下乡的简单行李住进了桂园食堂边的研究生楼,这栋四层平顶小楼现在被命名为桂园一舍。其中有一个是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来的,他叫易中天,那一年,他从天山 “破冰”而来,融开了一荡东湖水
    2016-10-14 >> 详细
  • 文国锋 我并不是一个通常意义上的球迷,但我平时挺喜欢看球。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我看球不属于看门道的那种,但也不能说是纯粹看热闹。我喜欢上看球是自母校始。那是1994年的6月,毕业前百感交集的复杂心情,加上那年武汉出奇的炎热,使得我们心绪焦躁。适值世界杯足球赛期间,班上的球迷们就利用这个机会拉我
    2016-10-14 >> 详细
共33条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