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哲学学院

纪念余志宏 Yu Zhihong

简介余志宏同志的生平事绩——在纪念余志宏同志诞辰一百周年座谈会的发言稿
发布日期:2017-02-04 17:59:51 浏览次数:

朱传棨

在庆祝哲学系重建60周年之际,我们隆重举行纪念,缅怀原哲学系党支总书记、系主任余志宏同志百年诞辰,是很有重要意义的活动。

余志宏同志是党的历史人物,在《中共党史人物传》第26卷中载有《余志宏传》,这是我们党高规格的传记。

现就余志的生平业绩简要介绍两点:一.余志宏同志是湖南解放的功臣,是中国共产党解放事业的英勇模范。二,余志宏同志是新中国高等教育事业的开拓者和建设者。

一.  余志宏是湖南和平解放的功臣是中国共产党解放事业的英勇模范

余志宏同志一九一六年出生于湖南省醴陵县东乡泮川村。他的祖父是个穷秀才,长期教私塾;父亲在乡下挖煤炭,在他周岁时就病故;母亲在他三岁时被迫改嫁,不久就患肺病去世了。伯伯无亲生儿女,就把他当作儿子养大。

一九二二年春,余志宏开始在泮川村族学读书。一九二七年春到县城开明小学、秋天到长沙幼幼小学读书,后在广雅中学读初中。一九三三年春考进湖南第一中学高中部学习。一九三五年冬高中毕业后,回醴陵王仙第二高小当教师。一九三六年秋考入安徽省立大学,但不满意,次年秋考取广州国立中山大学经济系。在中山大学期间,他利用课余时间,积极阅读了《政治经济学讲话》、《大众哲学》、《共产党宣言》等马克思主义著作,启开了他抗日救国、追求民主自由的进步思想。在国家遭受日寇侵略,人民生活陷入水深火热灾难之际,他毅然休学,于当年(1937)年底,回到湖南一在桂阳县民训处参加抗日民众训练工作。一九三八年五月,桂阳县民训指导处的地下党员熊邵安发现余志宏抗日思想坚决,生活艰苦,工作深入踏实,就介绍他参加了中国共产党。余志宏时年22岁。

一九三八年七月,余志宏与熊邵安一起离开桂阳县,到长沙八路军办事处,会见王凌波同志,要求去延安。王凌波没有同意,劝他们留在湖南工作,只同意地下党员袁公昶去延安,余志宏资助了袁公昶去延安的旅费后,就回到醴陵县公开担任民训指导员,当时他的党组织关系转到了醴陵地下党支部书记潘世棣那里。不久长沙大火,各县民训活动无形停顿。醴陵地下党指示他离开县民训总队,回家乡组织抗日自卫队,并介绍他与新四军派到醴陵工作的严逸民见面,会商组织抗日武装问题。后因枪支和经费问题,特别是经费极端困难,自卫队就暂时解散。所以在一九三九年上半年,余志宏又到王仙中心小学教书,不久严逸民被捕,潘世棣的去向不清。他的党组织关系就中断了。在这一时期他伯父怀疑他参加了共产党,竭力劝他相信蒋介石是抗战建国的中心力量,不要为共产党宣传所迷惑。为此,他与伯父辩论通宵,致使家庭关系濒于破裂。因此,他于一九三九年十月,离开家乡,去云南澄江中山大学复学。在进步教授李达、王亚南的指引下,他刻苦研究马列主义的经济学理论,积极为王亚南主编的进步刊物《经济科学》撰稿。1943年夏在中山大学毕业后,即回醴陵县乡村师范学校任教。1944年,因他在桂林《大公报》上发表了《法西斯兴亡论》的文章,校方按照国民党县党部的旨意将他解雇。余志宏于当年十二月离开醴陵,到福建永安找王亚南。一九四五年他任王亚南主持的福建社会科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抗战胜利后,一九四六年四月,福州地下党城工部负责同志孟秀焘通过该所地下党员王元对志宏的了解,为余志宏接上了党的组织关系。之后不久,王亚南介绍他到湖南省政府主席王东原那里去做文书工作。经孟秀焘同意,于1947年初佘志宏回到长沙。但因当時闽湘两省之间没有党组织联系,他又只好暂时单独作战。王东原要他在省政府当专员,实际上是办《展望》杂志。王东原本想以此举投一下和平之机,可后来和谈破裂,内战越打越烈,《展望》也就停办了。这一时期,余志宏曾为湖南《国民日报》撰写过社论,评述过国民党经济崩溃的状况,就引起了地下党长沙市工委负责人、《国民日报》工作人员官建平的关注。官建平通过地下党员、《中央日报》记者孟树德同志了解余志宏的政治情况,于一九四七年五月,陪同中共湖南地下省工委书记周里(化名唐先生)与余志宏见面,又为余志宏接上了组织关系。从此余志宏在周里的直接领导下开展统战工作。他利用公开为省主席做文书工作的身份,积极收集军政情报,为湖南地下党的工作进展,作了很出色的重要贡献。后来他还担任了王东原的秘书,不久,王东原突然被蒋介石免职,他估计自己不可能保持省政府秘书职务,经周里同意,19487月由王东原介绍他到湖南大学当讲师。在此期间,他介绍多名地下党员去中学任教或到省政府工作。

一九四八年七月,程潜来湖南任省政府主席。周里向志宏分析了策反程潜的可能性,并把这一重任交给了他,后来他任省工委策反小组组长,直道一九四九年八月湖南和平解放。

在策动湖南和平解放的日日夜夜,余志宏表现的沉着、冷静无私、无畏,为了做好程潜周围的人事关系的工作,搞了两项重要活动:一是利用长沙市市长的住处——王家菜园座谈会,与程潜族弟程星龄、原福建省政府顾问马子谷事先商量妥当,邀请赞同湖南和平起义的国民党有关部门的主要官员如长沙市长蒋昆等座谈时事形势,以掌握各方面动态和情况。二是桃子湖(程潜顾问方叔章住处)的便宴。这次便宴是在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十九日举行的,由方淑章出面邀请对程潜影响的著名人士出席,如李达、肖作霖、邓介松、程星龄等,余志宏也参加了。李达的一席话给出席者很大触动。他说:内战是的确打不得了,但国民党一定要打。其实,打下去对国民党也并没有什么好处,打就只有灭亡得更快更彻底,现在的形势已经非常清楚了。颂云(即程潜的号)先生是国民党元老,是一向追随孙中山先生的。孙先生生前就已经深知只有和共产党合作,中国革命才有希望。以颂云先生的经历,当然应该有更深切的体会。肖作霖、邓介松、程星龄回去向程潜汇报了这次座谈的经过。程潜对李达所说的话,也点头赞赏说:本来就是他说的这样,现在确实没有别的什么路好走了。为此,余志宏不顾自身的安危,加紧了各方面的策反工作。

一九四八年下半年到一九四九年上半年,几乎每天外出秘密活动。他经常到司马里王家菜园与程星龄、马子谷等联系,或在左局街震亚锌厂办事处殷德饶处与程星龄、马子谷、李军九、温汰沫等人碰头,或个别找人研究问题,或做张严佛的工作,或找唐星听取关于白崇禧情况的汇报等等;同时还要及时同省工委秘书刘寿祺取得联系,并向周里、欧阳方汇报、请示。这些秘密活动是十分忙碌紧张的,但志宏做得沉着而有条不紊,从来没有出过什么差错。

余志宏在铁佛东街的住处实际上成了地下党的联络站。如广州来的地下党员黄道奇、张西文、吴钧,岳阳来的刘尚文等同志都是先到他家,然后由志宏帮助找到周里。一九四八年六月,余志宏把家搬到北门外文昌阁,楼上有一个小套间,前后两间卧室,后室就成了地下党活动的密室。如华南局派来的欧阳方和洪德铭、安化县工委书记熊邵安、醴陵县工委书记孟树德等也都是经此找到周里。还有的就在这里接头、交待工作。当时他的爱人李文锦和他的妹妹余杏村就帮助他收管秘密文件,招待同志,看门守户。

这期间,余志宏变卖了部分家产,作为地下党的活动经费。他通过了蒋昆筹办了一所长沙市立补习学校,作为地下党活动的场所,省工委曾在此举行过秘密会议。

当时,尽管程潜、陈明仁决心起义,但是他们一再表示,对蒋介石、白崇禧的特务不能完全控制。因此,余志宏的活动也不能不提高警惕。事实上,特务们已经注意到他的活动,一九四九年四月的一天,长沙警备司令部稽查处就曾派特务到刘岳厚家,以查户口为名,探听余志宏的下落。欧阳方得知此情,立即通知余志宏,转移到邵阳暂避。但他惦念着长沙的工作,仅在邵阳呆了个把星期又返回长沙。五月,他又把家搬到南门光裕里。为了遮掩特务耳目,伪称从县里搬来,改名余思,爱人则改名李希明。并按照周里的安排,要他爱人李文锦辞去小学教员职务,要他妹妹余杏村到长沙医院,全力做掩护工作。余志宏就是这样巧妙地同敌特周旋,一直到长沙解放。

《湖南和平起义》10集连续剧,真实再现了三十三岁的余志宏入虎穴、闯龙潭、叱咤风云的英勇气概和共产党人的高尚本色,余志宏是湖南和平解放的功臣,是中国共产党解放事业的英勇模范。我们要弘扬和继承余志宏对马克思主义理论坚定信仰、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坚定信念的崇高精神,我们弘扬和继承他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党的事业的高尚品格。

二、余志宏同志是新中国高等教育的开拓者和建设者

长沙和平解放后,中共湖南省委任命余志宏为接管湖南大学的军代表兼秘书长。一九五〇年,在北京的李达即将被中央政府任命为湖南大学校长之际,余志宏倾力协助李达整顿和建设湖南大学,为此,从一九五零年到一九五一年上半年期间,李达与余志宏为办好新湖南大学,几乎每天都有书信往来商讨有关问题,如关于教师薪酬问题,要尽力想办法缩小与京、沪、汉地区高校的差距问题,这是关系到稳定原有教师和调进教师的关键性问题;又如,关于各系诸学科教师队伍的配备以及对有政治关系问题的教师畄用问题;再如,关于并入湖南大学的两所学校的学科专业归属及师生的安置问题;还有如,关于后勤工作及校宿不足如何解决等等问题,李达均请余志宏全权处理,并且要求余志宏每个星期给他一封信,这些书信已收入《李达全集》中。

一九五三年,李达调任武汉大学校长之际,余志宏于中央马列学院毕业,即被中南局任命为武汉大学任临时党委副书记兼副教务长。当时李达已调武汉大学任校长。1956年,李达重建哲学系并兼系主任时,余志宏辞去临时党委副书记兼副教务长的职务,全力协助办哲学系,任系党总支书记兼副主任,以后任系主任。余志宏到哲学系后,积极协助李达物色和调进各科教师,并选派高年级优秀生送中央党校、中国人民大学进修学习。同时组织各学科教研室编写教学大纲和教科书。在建系整个过程中,认真贯彻知识分子政策,在 的倾向严重之际,他尽量保护有关教师,积极为青年教师的成长创造各种条件。在三年灾害时期,密切关注教职工的生活。在担任繁重的党政工作的同时,亲自承担马列著作选读课的讲授工作。特别是在李达校长到北京任全国人大常委、法制委员会的职务期间,他承担了李达创建的毛泽东思想研究室”工作,并为编写《唯物辩证法大纲》的组织和指导工作,费了很大的心血。余志宏竭尽全力办系的成就和贡献已载入史册。

我们要发扬他忠诚党的教育事业的高尚精神,继承和发扬他的呕心沥血、全心全意办好哲学教育的开拓进取的优良品格,学习和发扬他严谨力行的踏实作风,余志宏同志办系的建树,在坐的首届与第二届的同学和老师们都有切身感受,我不多讲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