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哲学学院

纪念余志宏 Yu Zhihong

缅怀余志宏同志为武汉大学哲学系的重建和发展所建树的历史丰碑
发布日期:2016-10-17 09:21:36 浏览次数:

作者:王寿昆

 

今年是余志宏同志诞辰100周年,还是他协助李达校长重建哲学系60周年,又是志宏同志含冤辞世的44周年。

在今天这样的一个座谈会上,我作为志宏老师的学生,又长期在志宏老师的谆谆教诲和直接指导下工作,对志宏老师的高尚品格,对志宏同志在重建哲学系,在哲学系的哲学学科的建设和发展,在哲学系的整体建设和发展中所建树的历史丰碑,我有义不容辞的责任,数说我在数十年中要说而又没有机会说的话。

余志宏同志在他20岁刚出头的时候,也就是八年抗日战争的初期,他卖掉自家的田地,购买长枪组建地方游击队,专打日本鬼子,显现他英勇抗日的热血青年的风貌。在解放战争中,志宏同志又一次卖掉自家的田地,作了地下党组织的活动经费,在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志宏同志冒着极大的政治和生命的危险,在湖南省作国民党军政头面人物的策反工作,促成长沙和平解放,他是这一巨大胜利的功勋者之一。

新中国成立后,于1954年志宏同志来到武汉大学,在长达十多年的时间中,志宏同志协助李达校长重建哲学系,呕心沥血致力于哲学学科,总体哲学系的建设和发展。在此过程中,志宏同志作出的重大贡献,建树的历史丰碑是全方位的,是多方面的。

第一,逐步确立和完善办系的指导思想。

余志宏同志依据李达校长要将武大哲学系办成“红色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队伍”的倡议,在实践中逐步确立和完善“爱国爱党,又红又专”的办学总体指导思想。早在1958年,我作为56级三年级的学生,还在红安县七里区劳动锻炼时,余志宏同志同我有过长达两个半小时的促膝长谈,他谈他的家庭出身,谈他背起长枪,专打日本鬼子的经历,谈他在解放战争时期,在地下党领导下,在长沙作湖南省军政头面人物的策反工作的艰险情况,在余志宏老师的引导下,我也谈了我的祖宗8代贫苦农民的苦难生活,谈到我是我家的数代人中,也是我的5个兄弟姐妹中唯一的一个上学的人,特别谈到1949年2月,因我无钱缴学费,无米缴口粮,自动失学,回家务农的悲惨经历。

余志宏同志为办哲学系的有关情况谈了很多他的设想。那一次谈心活动,一方面对我个人后来的学习和成长起着长时期的指导作用,另一方面我从余志宏同志的谈话中,初步地领会他办哲学系的指导思想。再往后,尤其是我留在哲学系任教师,在余志宏同志的直接指导下工作的历程中,不断地加深余志宏同志提出的“爱国爱党,又红又专”这一办系总体指导思想的理解。

第二,建造一支具有较高水平和较高质量的教师队伍。

在重建哲学系的初期,哲学系的教师队伍无论从数量上,还是从质量上看,都远远满足不了已经招生教学的需要。为了尽快地构建起具有必要的数量和较高质量的教师队伍,余志宏花了很大的气力,从四个方面着手。一是协助李达校长去中宣部、北京大学、人民大学、北京市、天津市等单位和地区求援,先后调入一批骨干教师,如陈修斋、萧萐父、杨祖陶、李德永等老师。二是将当时的青年教师送到南京大学哲学系去进修。三是将56级部分学生提前送到高水平的大学去学习。如水延凯、段启咸送到人民大学哲学系去学习,熊崇善、李少白和我送到中共中央高级党校去学习。四是从56级毕业生中一次留校11人,迅速壮大了哲学系的教师队伍。到1961年9月,哲学系教师队伍达50余人,初步满足了教学的需要。

第三,十分重视骨干教师的示范作用。

余志宏老师直接指导哲学教研室和哲学史教研室,由骨干教师带领青年教师集中精力开展科研,编写讲义的活动,哲学史教研室总结出“坐冷板凳、吃冷猪肉、开渠打井”的经验,取得许多科研成果,编写出具有较高质量中、外哲学史讲义,既提高了青年教师的专业水平,又收到了相当好的教学效果,各个年级的学生普遍叫好。

第四,十分重视学生的思想政治教育工作。

这一工作在哲学系重建初期是以班主任的形式出现的,杨敏才老是就是重建后56级(一)班的班主任。1963年暑期,依据高教60条的精神,武汉大学开始组建政治辅导员队伍,我是武汉大学第一批政治辅导员,也是哲学系的第一名政治辅导员。1963年的暑期中,余志宏老师找我谈话,告诉我系党总支决定由我担任63级的政治辅导员,我欣慰地接受了这一任务。从1963年9月初开始工作哦,第一学期我向余志宏同志递交了一份书面汇报,两次口头汇报。余志宏同志非常细心地听取我的汇报,每次他都给我的工作做了明确的指导和要求。在我的政治辅导员工作进行了一个半学期的时候,即1964年4月,志宏同志找我谈话,要求我将大半年的政治辅导员的工作,在第一学期汇报的基础上写出书面总结,我当即就确定题目:“做政治辅导工作的情况和体会”,志宏同志表示同意,我立即动笔,用了两个通宵,写完了书面总结稿,全稿19000字。这份总结稿成为1964年5月中共武汉大学第三次党员代表大会上我的发言稿,大会充分肯定了我的发言。今天,我重提52年前我写的“做政治辅导工作的情况和体会”的总结这件事,是要用事实说明余志宏同志在建设和发展哲学系的事业中所作的重大贡献和建树的历史丰碑。有关这份总结稿的基本内容请看附件一。时钟走到1964年秋天,余志宏同志亲手组建起哲学系政治辅导员队伍,如曹仁杰、李少白、黄德华、李研田等老师都是这支队伍中的成员,分别担任各年级。各个班的政治辅导工作,为培养又红又专的哲学专业人才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第五,专业原理课教学与政治思想工作相结合。

1963年9月63级学生入校后,杨庭芳老师是该年级的弁证唯物主义原理课的主讲教师,我是杨老师的助理教师,又是该年级的政治辅导员。开学后不久,余志宏同志要求我积极主动当好杨老师的助手,同杨老师一道探索专业原理课教学和政治思想工作相结合的途径。余志宏同志不仅创造性地提出这一设想,而且是具体指导我和杨老师的探索工作。我依据原理课教学的进度,一次又一次地将该年级学生中的活思想、活材料,提供给杨老师,杨老师在原理课教学中结合学生的活思想、活材料,将基本原理讲得很深厚、很生动,学生受益多多。我又通过课堂讨论,将学生的受益反馈给杨老师,并多次向志宏同志作了口头汇报。杨老师一年的原理课结束了。1964年7月7日上午,余志宏同志要求我写一份书面总结,他将题目都拟定为“专业理论课和政治思想工作相结合”,他还列出粗线条的提纲。当我看到志宏同志拟定的题目和提纲,第一个反应是心知肚明。我答应立即动笔。从7月7日晚10点开笔,一个通宵写出了一半的文字。第二天上午9时,志宏同志又到了我的宿舍,先看了并审定已写出的部分,并立即送校办打字室打印。特别使我感动的是7月8日的这一天,从上午10点到下午4点,志宏同志一直是在我的宿舍里,我写出数页,他审定数页,并送走数页。到那天的下午4点,我完成23000字的全稿,志宏同志在我住的湖边5舍和行政大楼之间往返跑了5趟,一个年近50岁集总支书记和系主任于一身的志宏同志,其领导作风和指导工作做到这么深入,这么具体,这是一种高尚可贵的领导作用,众人可敬的工作品格,使我终身难忘,也是我在52年后的今天,能够将志宏同志当年的一言一行记录下来的力量所在。至于这份总结的基本内容和应该肯定的成绩与经验,1964年8月下旬高教部召开的高校学生政治思想工作会议上已经作出了肯定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