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哲学学院

校友群芳 Alumnus

求学之路如山,逝去岁月如水——记珞珈山学生岁月
发布日期:2016-09-30 16:39:53 浏览次数:

也许是命运的安排,我报考了武汉大学哲学系现代外国哲学的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是分析哲学,导师是江天骥教授。当时,江天骥教授是武汉大学最著名的几位文科教授之一,据说特别严格。报名的时候,我真觉得有点不自量力,有的同学也觉得我有点好高骛远。但报名时翻遍了全国各大学的招生目录,最后选定了武汉大学。于是,做江天骥教授的弟子成了当时最大的心愿。报名离考试大概还有两个月的时间,而其中一个月是在做毕业实习。原来也没有打算报考现代外国哲学专业的研究生。

1981年的夏天特别酷热,酷热的时间特别长。记得走进武汉大学研究生入学生场——建成不久的教三楼001教室——的日期是9月14日,那一天,漫长的暑 热终于过去,一阵凉风和细雨把我们送进了考场。然后是焦急而漫长的等待。大约在是冬天,武汉大学的取通知书来了。那一刻的心情,现在记的不很清楚了。大约 是兴奋和憧憬交织在一起,还有对未来生活的朦胧的渴望。

报到的时间安排在1982年2月初。但我已经按捺不住急切的心情,揣着通知书,去见我仰慕已久的导师——著名哲学家江天骥教授。报考前,就有人告诉我,江 天骥先生曾是是维也维学派的成员,治学严谨,为人也颇严肃。其实这些说法只有一点是对的,那就是治学严谨。先生对维也纳学派的学说颇为精通,写过许多文 章,50年代还出版过一本书,叫做《逻辑经验主义的认识论》。但他本人并不是维也纳学派的成员,他是在美国学的分析哲学。留学维也那的是洪谦先生,另一位 中国分析哲学大师,院系调整以前任武汉大学哲学系主任。传言者大概把这两位中国分析哲学名家弄混了。后来感到,先生其实为人也很随和,甚至可以说很随便。 但身为弟子,心怀敬畏,多年来在先生门下始终毕恭毕敬。直到后来自己做了多年的教师之后,才敢同先生谈一些人生经历,说几句笑话。

那时先生住在北三区23栋1门301号。走到先生家门口,心嘭嘭地跳,自己都能听见。差一点都不敢敲门。记得当时还没有门铃。开门的是师母,结结巴巴地介 绍自己、说明来意,然后就走进了先生家的客厅。感觉是先生家的客厅很大,客厅靠窗摆着一个正正方方的餐桌,很老式的那一种,还有几只凳子。靠墙还有一台冰 箱,在当时已经很奢侈了。我进门时,先生已经迎到书房门口,把我让进去坐下。书房里几只大书架满是外文书,中文有一些,但数量不多。桌子上、椅子上、沙发 上,堆满了外文书和外文期刊。这是我第一次到先生家,也是第一次见先生。当时先生已经66岁,头发都白了,个子不高,瘦瘦的,但特别精神。

当时离新生报到还有两个月,去拜访先生,是想早一点得到先生的指点,提前读一点书,不使这两个月白白地耗费了。已经读过先生写的《逻辑经验主义的认识 论》,还读了先生写的一些现代西方哲学家的基本思想的介绍,其中杜任之先生主编的《现代西方著名哲学家